【TSN|ME】The Paradox 悖论 By 寂离

Pairing:Mark/Eduardo

Rating:PG

Key Words:旧疾复发,无人生还,平行世界  

Summary:Mark掉到了一个奇异的地方,他有自己的房间。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肯定多少是有点超现实的。

但这不是说那怪物就可以通过一个卡住的Facebook页面来表达FB崩溃了这种事。

这台电脑甚至没联网。

 

第七天。

只剩Mark一个人了,倒数第二个死在了周五半夜,她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房间,推开门,噩梦结束。

而Mark到处晃荡,坚持到了第七天,依然一无所获。
他早怀疑那怪物挑错了对象。毕竟他是Mark Zuckerberg,而这名字就意味着,除非FB倒闭,不然有什么能让他恐惧?

他既无童年阴影,也无心理障碍,甚至有闲情给那怪物想份广告——噩梦旅馆,总有一个房间属于你,总有一份恐惧属于你。

但这一切终于要结束了。

Mark站在门口,打量了一下自己的房间。平平无奇,跟左右对面的房门别无二致。他一直很好奇如果自己真有个房间,里面会是什么。最先Emma猜是台摔坏的电脑,但她错了,那是Joshua的结局,确实很符合他死宅的身份——Joshua是唯一一个带着电脑来到这儿的人,他们由此确定了旅馆里除了手机没信号外电脑也毫无作用,这里没网。即使牛掰如Mark,也不可能凭空联络上外面。

顺便一提,Joshua是Mark的脑残粉来着,他俩聊了几次之后Mark答应给他的FB添加点特别的小功能。当前他们得先回去才行。

Joshua是倒数第三个,它从他恐惧的梦中带走了生命。

现在轮到Mark了。

他推开门。

 

这算什么?

玩笑?恶作剧?气急败坏的妥协?它终于发现Mark心中并无恐惧了?

Mark握住鼠标,他点了关闭。

一个Eduardo Saverin的FB页面。

Mark Zuckerberg还能做些什么?

发送好友请求?他试过了。

Mark深吸一口气,椅子随他的动作向后滑去。他抱住手臂,面无表情的盯着空空的电脑桌面,黑暗在身旁悄寂。

月光一点一点从窗户透出来,冰雪反射着路灯温暖晕黄的光,哈佛的夜色喧嚣又寂静。

这不可能。

Mark环顾四周,电脑消失了,只有玻璃窗鲜明地占据视线。

他走过去,Kirkland冬季坚硬而冰冷的触感。这只是个幻觉,Mark提醒自己。一开始他们就找过的,大门和窗户,逼真的涂鸦,全然假象。

“你内心并无恐惧。”

Mark低头注视窗户上浮现出来的白色公式,他没空听一个Eduardo的幻象讲话。

“但你被挑选到了这里,你肯定会害怕什么。”

“不。”

他转过身,perfect,完美重现,他几乎要以为这是真的了。但一个真实的Eduardo不会再坐在Mark的床上和他闲聊。

长手长脚的男生盘腿坐好,他问:“Why?”就像法庭上Mark最好的朋友转过椅子一直没有问出口的话。

“我不害怕Wardo,任何时候。”

或许Dustin可以罗列出Mark绝对怕Wardo的一百个证据,但事实是,不,Mark为什么要对自己的朋友产生恐惧?这可不像Dustin闹着Chris大魔王的那种恐怖。

它是致命的。

如果这确实是属于Mark的房间(它当然是),而它里面有个人,那么问题就来了——

为什么是Eduardo?

因为他们打过官司?Winklevoss兄弟也一样。

因为Eduardo被他伤害过?那或许Erica也该在。

“很有趣。”Eduardo的幻象说,“你确实产生畏惧,我能感觉到,但你拒绝承认。”

“那么你感觉错了。”

Mark坐回他的椅子,他打赌即使在最疯狂的幻想里Eduardo也从未料到某天Mark会跟一个假的他发生这种争论。但通常情况是Eduardo根本不会做什么疯狂幻想,也许他们一起打游戏玩儿嗨了的时候Eduardo是会有点小疯狂,可现在的情况太超现实了。Eduardo逼Mark承认他害怕Eduardo,然后Mark就会挂掉?Dustin可以告诉你完全不用这么麻烦,Eduardo只要不管他就行了,Mark迟早有一天会猝死于他的电脑前。

“我不会错,否则我就要被饿死了。”

幻象说,他有双Eduardo的眼睛,像个又轻又软的梦。

它说的是实话,距离上一个人已经有两天了,如果Mark不能变成食物,它只能饥饿而死。

“恭喜,我们可就盼望这个时刻。”

Mark说,同时感到一股愤怒如充气球般撑满心脏。在只剩他一个人后,他不能不产生这种情绪,他目睹了一切。人们如何奋力逃生,又如何绝望地放弃,坐在那里等待命运降临。而这个怪物现在冷静地告诉他它就要被饿死了。

它为什么不更早一点就被饿死?

“因为每个人都会害怕。”Eduardo的幻象说,好像它看穿了Mark的脑子。“既然他们被挑选到这儿来,就会有属于他们自己的房间。”

“每个人都感到畏惧。”它强调,“我以此为生。”

Mark发出一声短促的被Dustin详细形容为你脑容量小得像只鸟的笑声,一般这时候情况一他就该和Chris一起去找Eduardo进行拯救室友大作战了,而情况二他会奋起反抗同Mark殊死搏斗以证明他完全是凭智商考进哈佛的。这其间的分别主要取决于他是否真的犯蠢了,以及Mark是否心情欠佳开启了无差别攻击模式。

当下这怪物显然领受了最高级别——隐藏关卡,如果你不是Eduardo请勿尝试。

“你有一个房间,”它站在Mark的寝室里,如国王巡视城邦,“你害怕,并且愧疚。”

它穿着Eduardo的灰衬衫,两颗扣子解开,袖子卷到手肘,放松而亲近。

“你伤害过他?”怪物以一种Eduardo绝不会有的腔调的询问道:“太有趣了,你为什么害怕一个你可以伤害的人?”

它看起来兴致勃勃,“这是组矛盾,人类畏惧自己无能为力的事情,会令自己受伤的东西,但他们不会害怕一个可以被自己所伤害的人,那意味着他对你不具任何威胁。人类只……”

“这显然就是你只能躲在这里偷偷害人的原因。”Mark打断它的话,用极快的语速说道:“你把人们弄到这儿来,窥探他们,看透他们的内心,然后自以为你了解所有,知道他们为何惊慌为何恐惧。”它生气地试图反驳我当然知道但完全插不上话,“你在偷窥过后扮作他们心底的噩梦去恫吓他们,一旦有人产生你需要的恐惧,你就把他吃掉。你认为人人都应该恐惧,每一个人都会害怕你假装出来的幻象这样你就可以源源不断地吃掉他们,而事实上只要有一个人的内心是你简单的脑子和低劣的把戏模仿不出来的,你就会饿死在这里。”

“不!”那怪物在Mark说完后终于得到爆发的时机,“你有房间,你害怕他!”

“Yeah,you are right.”

Mark承认道,语气不比承认他喜欢红牛更艰难。

“你撒谎!”它尖叫着化成烟雾的形状,急速地在房间里冲来撞去,“这恐惧不对,还有别的!是什么?是什么!”

那怪物简直就像个在墙上弹来弹去的可笑的皮球。

“我知道,我知道一切!你别想藏住!”

“我没有。”Mark耸耸肩,“你自己忽略了。”

它停了一下,原地转了几圈,恍然大悟。

“You love him.”它太过恼怒以至于冲过来时掀翻了Mark的电脑:“这不可能!这是个悖论!”

“不,它不是。”

Mark快速地回答,他一直没有去面对这事儿,但它确实存在着,就像红绿灯那样明显,不管你是不是红绿色盲,红灯和绿灯,它就在那儿。

你所畏惧的,你所爱慕的,你所失去的,你所拥有的。

之于Mark,都是Eduardo.

不论是当年Eduardo砸了他电脑的时候,还是他们分列长桌两旁,或者像现在这样隔着一整个太平洋,两大洲,十六个小时。

从Eduardo跑过来打招呼的那天起,就注定全是他了。

“No.”

Eduardo站到Mark面前,“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他靠着门框,和那天他说I’m here for you同样的位置。

当哈佛仍有个金色的秋天,Kirkland的灯火映照着透明的玻璃窗,那就是最好的、最后的秋天了。

后来加州的每个窗外都开始下雨,而Eduardo站在机场灯火通明的空旷大厅,等一个永远不会来接他的人。

“我不知道。”Mark低头,满室狼藉里电脑上恢复到最初Eduardo的FB页面,“这由他自己来说。”

 

Mark是被手机闹铃吵醒的,他睁开眼,窗帘紧闭,分不清时间。

从床头柜上摸过手机,6月17号早上9点半。

很好,他只是做了一个梦。

没有噩梦旅馆,没有七天,也没有什么怪物变的Eduardo.

Mark翻下床打开电脑。

首先是Joshua.

找到了。

那么Emma.

找到了。

然后是爱荷华洲的John,亚裔的Amy,喜爱小蛋糕的Olga……

Mark找到了每一个人。

那么说他活下来了。Mark陷在椅子里长长地叹了口气,其他人也是,他没有找到他们的死讯。

这无疑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Mark翘起嘴角打开Joshua的FB页面,他答应过一些小玩意儿。

时间同往常一样在键盘敲击声中溜走了。

很快Mark搞定了,毕竟他一向擅长于此。Mark伸了个懒腰,接下来该做他自己的事了。

然后他收到了一条提醒,是Joshua.

他点开来。

——嗨。

——嗨。

Mark回应道。随即那边爆出了一连串的消息。

——这么说那都是真的?我是说,我不记得了,完全没印象,但我电脑里有好几天关于那个旅馆的记录,我平时有写日记的习惯,我想我把它写了下来。

——我找了其他人,每个人!他们都是真实的!我本来以为我做了个梦,或者梦游了什么,但看起来这是真的。

——我刷新了我的FB页面,非常感谢:-D

——你和Emma是怎么打败它的?我打赌一定精彩极了!真想在现场围观,肯定胜过所有大片!

——我不太记得了。

Mark慢慢打下字句,其实他记得,清清楚楚,一个Eduardo足够让人印象深刻了,哪怕是幻象也好。

——不过它应该是自己饿死了。所以我们都被送了回来。

——那真遗憾。不过大家都活着,我们可真幸运!

确实,Mark刷新了下自己的页面,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

不,等等,或许有。

一个新提醒,Eduardo Saverin通过了Mark Zuckerberg的好友请求。

——Yeah.

他在敲下回复,拉开窗帘,六月的阳光洒下来,美丽而富有生机的季节,全新的夏天。

We are so lucky.

 

Fin.

 

 是给豆瓣TSN mini bang写的文,房间的原型来自于DW的610,我做了一些改动变简单了点||||

评论

© 欧美专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