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ME】我永远得不到的你 By 寂离

Pairing:Mark/Eduardo

Rating:G

Adding:BE三十题 1 我永远得不到的你

 

你的道在海中,你的路在大水中,你的脚踪无人知道。[Psalms77:19]

大学时候,Eduardo经常做一个跟Mark有关的梦。如是五六次,终于忍不住告诉另一位当事人。
Mark当时戴着罩式耳机把键盘打得噼啪作响,也不知有没有听进去半个字。
Eduardo早习惯了他这样,说完之后盯着Mark编程的侧脸发了会儿呆,低下头重新看起了教材。
结果晚上他要回自己宿舍的时候Mark却突然叫住了他。
“Wardo,”他头也不回地说,“我不会游泳,也不会主动靠近海边。”所以你不需要担心哪天我把自己淹死在水里之类。
Eduardo于是莫名地感到有些雀跃,好像小鹿在它的大森林里奔跑,风和阳光那样快乐。
“我回去了。你记得睡觉。”
他最终这么回答,把所有关于Mark编程中还认真听他讲了话的想法仔仔细细用玻璃糖纸包好,洒到他的森林的草地上。

Mark通常不在乎别人,准确来说,应该是不在意。
但他确实有那么一段时间,*一段*,全心全意地专注于Sean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仿佛他是代码什么的。
Sean当然不是,可他会是Facebook的未来之一——你看,都已经去掉the了,所以他值得Mark花上全部的注意力。他必须得替Facebook选择一个最好的未来。
而Eduardo是不合适的那个。

关于这点,Eduardo和其他人一样犯了一个错误。
他说“do it”的时候的确真心实意,Facebook是个好点子,但起码有一半的原因出自那是Mark的点子。
Eduardo深信Mark,他的天才,他的笨拙,他才华横溢胜过世间所有。
Mark是他最好的朋友。
如此盲目地信任,而他们的友谊甚至还没来得及被时间微笑着考验。
没有人告诉过这些聪明的哈佛男孩儿,亲爱的,盲目源于深爱。
也从没人告诉过Eduardo,那个趿拉着人字拖穿过雪地来找他的小卷毛,不是Facebook。
对Facebook不合适,不是对Mark。

他自加州的暴雨夜终于对不休的夜梦升起了某种明悟。
水,大浪,消失不见。
这就是原因了,他转身,不再去想Mark有一瞬间真心实意的笑容。
然后他犯了个永不该犯的错。
他冻结了账户。

灭顶之灾。
对所有人都是,随之而来的合同,股份稀释,破裂,以及官司。
Mark坐在桌子对面才意识到,从他百万会员夜不真实的痛苦中醒来,他究竟对Eduardo做了什么。
当他看向角落里空空如也的椅子,*没有人*,没有人会在深夜一点还刷着他的博客并因为他不开心而赶来了。
I'm here for you.
But it's raining.
加州的雨将永不停止地腐蚀他的心脏。一直下到他在Kirkland昏暗的宿舍,玻璃窗上两行公式,遥隔经年。
而身后再没有一个人越过肩膀,注视他的世界。

多年以后Mark从夜里惊醒,茫然四顾,有那么一秒钟,他希望自己能告诉Kirkland中正在编程的那个19岁男孩儿,停下来,听他说。
听Eduardo讲述他古怪离奇的梦境,其间饱含的深意要花去你十年才足以领悟。
那并不是时间之潮席卷而过,带走了Mark。而是隔着金钱与背叛的惊涛骇浪,Mark再也无法追上对面曾等待着他的Eduardo。

他积攒了那么多甜蜜的糖果,最终却只能办一个博物馆,展览化石般古老珍贵的玻璃糖纸。
没有森林,没有草地,没有那个想到了一个足以改变世界的绝妙点子之后,第一件事是踩着大雪来找他的卷头发男孩儿。


Fin.

评论
热度(1)

© 欧美专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