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ME】最好的bad end By 寂离

Pairing:Mark/Eduardo

Rating:G

Adding:相爱相杀三十题 10 最好的bad end

 

经风一吹,便归乌有 。[Psalms103:16]

后来Eduardo在新加坡。
花园城市,热带,亲切得像巴西。
他安心定居,把时光远远抛在身后,仿佛于此出生,于此成长,无忧无虑地一个人,愚蠢而快乐。
他对美丽的亚裔姑娘们微笑,优雅温和,却再没有大学时的真诚热切。或许Christy的疯狂吓坏了他,那个红着眼睛跟他吵她从没戴过丝巾的姑娘,在他床上放了把火,然后一走了之。
譬如一个隐喻。
她在他人生最好的时候之后出现,在他人生最坏的时候之前离去,仿佛只是为了见证一顿饭可以对人类历史产生多大转折,苹果马提尼的浓度究竟能迷惑几颗脑袋,多么短暂。
他微笑着回复邮件,对她的生日贺卡表示感谢。没错,他们又重归于好啦,好朋友,无关girlfriend和boyfriend,遗忘了某个夜晚倾泻的火焰,抚平伤疤,他们若无其事地隔着笔电聊天。不用Facebook。
代理人年年递来会议记录,各色报告,他仔细察看,对反复出现的名字终于无动于衷。偶尔在新闻上瞥见,漫不经心略过,他不再认识他。
互不相识。
他们不在一起的日子已经比在一起的日子还要长了。
Mark Zuckerberg。
他在助理遮遮掩掩的杂志上看见这个人,还有他自己,于是恍然大悟地想,哦,原来我是布鲁图。
恺撒最忠实的背叛者,行刺者。
不可一世的英雄面对着他,也忍不住要问,Et tu,Brute?
还有你吗?
原来是你吗。
其实不是。并不是。他嘲笑自己曾经感情泛滥,法庭上也忍不住要说I was your only friend。其实他哪里是,他不在Kirkland,也不在Facebook,他从没有背叛者的亲密无间,他只是拿着6亿和解费的联合创始人,远在异国他乡,远在大洋彼岸。
他从没对任何人提起过,但说真的,如果你见过一个人19岁穿着人字拖在雪地里奔跑,比任何一只卷毛兔子都要蠢,你一辈子都会爱他。
即使他已经陌生得你记不清样子。
蓝白相间的网站依旧保留着属于Eduardo Saverin的栏目,暂停了他少年时候——远离了令人压抑的父亲令人压抑的童年——仅有的肆无忌惮的快乐,他不曾接触过的世界,古怪而可爱的geek少年。
他这辈子试图争取过两个人的注意力,他父亲,还有Mark。他失败了,同一时间同一事件,把所有的一切搞得不能更糟糕。但是随后他发现,他们并没有那么重要,远不如他想象的,多么痛苦不堪。
他现在在新加坡,人们保守,含蓄,循规蹈矩,有分寸的微笑,保持距离。他是英俊的巴西裔青年,身家丰厚,彬彬有礼,仅此而已。
他旧日的朋友通过邮件祝他生日快乐,他微笑回复,心想或许明年他也能心平气和地给Mark发一封,简洁,格式,普通交情。再也没有19岁精心的party和通宵陪伴,喷泉般炫耀欢乐。
他点开下一封邮件,字句平淡,岁月迢递。
生日快乐,Eduardo。
你真诚地,爱过的,那只蠢兔子。

它的原处,也不再认识它。[Psalms103:16]


Fin.

注:文内有两句话分别出自《纽约纽约》和《会唱歌的鸢尾花》

评论
热度(1)

© 欧美专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