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ME】What the trick causes is best in his life

作者:寂离


Pairing:Mark/Eduardo

Rating:暂定G

Summary: 

That's a trick indeed.

They did not get married with each other.

Umm…

Now they do. LOL

 

1.

有时候你真的不明白,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聊的人。

如果没事可干,你可以打打游戏,泡个妹子,出门逛街,甚至看看肥皂剧进行脱水工作顺便拉低智商——但你不能,不能,把两个打过官司的曾经最好的朋友的照片——他都快不认识“的”字了——P到一起,还特么的P了张结婚照!

更正,不止一张。 by Dustin

虽然Chris一向认为这辈子他最倒霉的事情就是和Mark(以及Dustin)分到了一个宿舍,导致他的发际线年纪轻轻便岌岌可危,但这事儿,说真的这特么的叫什么事儿,还是刷新了他的定义。上辈子,上上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他最倒霉的事也一定是认识了Mark和Dustin,以及Eduardo(对不起他是被Mark连累的但发际线里绝对有他的份)。

“纠正一下,它们不是PS的。”

Mark在一上午的无动于衷之后终于从代码世界里分出了一点点注意力,以当事人和技术宅的双重身份做出判定。

“它是,当然是,”Chris摊在椅子上了无生气地说,“它们。”

“不。”

Mark反驳,笃定无疑。

Chris脸上的表情就和他听到Eduardo起诉了Mark那时候一样,而Mark同样面无表情。

“那它们是真的嘛???”Dustin像狗狗一样扑过来试图抱住Mark——Mark的笔电,他成功抱住了它并转移给Chris,“你俩真的结婚了?!”他指指Chris新打开的网页,欢乐,人群,欢乐,气球,气球,婚礼,欢乐,和无数糖果,“我是说,我们都在耶!”他犹豫地坦白,“可我不太记得这发生过。”他语气里充满了怀疑,即便他的担心毫不现实,万一他失忆了怎么办?Dustin看看Chris,放下心。

“当然没有。”Mark瞪着他,但Dustin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想想看,当你见到一打(并不止这个数)结婚照,而它们又不是PS的,那除了是真的以外它们还能有什么出路?

难道这世上还有什么既真又假不真不假真真假假——停,他们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一团乱麻。

门铃响了,Chris挥挥手去取他的快递,留下Mark罗列论据:“我们五年没见过面,没说过话,没有电邮,没有电话,没有视频,”他提前扼杀了Dustin少女般的幻想,“更没有什么奇怪的跨越大洋的信。”

Mark摊开手,语速快得一如既往,仿佛这些年他从没为此停留。

而争辩结果毋庸置疑,如果你有五年没见过一个人,甚至连他胖了瘦了都不知道,你不可能和他已经结婚。

“好了,好了,停下,让我们来看看真相……”

Chris拿着个盒子回来,它来自于早些时候在Facebook上发布照片的那个人,看在他很爽快地交出照片的份上,Chris会晚点再和他谈谈,但绝对会和他谈谈,绝对,即使他辩解那是他捡到的因为太美好所以才忍不住放了出来,但不管是P的还是捡的,你都不能对Facebook的CEO这么做,在没有通知Chris的情况下,一切操尼玛的trick都绝对被禁止!!

每一个苦逼的发言人都有权利这么盼望。

Chris捂住眼睛往外倒照片,Dustin怪叫着迫不及待地铺开来。

“好吧,我的天……”

他们三个呆呆地看着那些照片,仿佛某一张上面写着“拿着我你就可以登上方舟”似的,那有点,太超过了。

你知道的,即使他们都没结过婚,但那些照片多到,你懂,就像一场真正的婚礼会有的照片数量。

假设它们是PS的,那无聊的定义必须得到一个新的界定。或许该在爱之深和恨之切中二择其一。

以Mark贫乏的人际关系,Chris实在想不出有谁会这样干。对,Mark 是个混蛋,但他们不是。

没人真的是。

所以Dustin用嘿快看恐龙的语气喊他“来看我们发现了什么”的时候,Chris是确确实实的绝望了。说真的,难道它们是从什么异次元远道而来的吗?!外星人恶作剧?平行宇宙?盗梦空间?

饶了他,科幻和魔幻都不该是一个发言人必须擅长处理的方面。

他抬起头,发现Dustin和Mark已经在屋子的另一头了,照片铺了一地。真是太多了好嘛,要知道Mark的书房可不算小。Chris不得不小心翼翼地避过那些麻烦,而Dustin还在不断催促着,抓起一个东西冲他扬了扬。

……假设他没有任何眼科方面的疾病,Chris三步并两步过去坐下,多少有些惊恐地接过那玩意儿。

基督耶稣,Chris向他这辈子所有的理智起誓,同时小心迅速地把东西放回盒子里,仿佛它是枚小型原子弹按钮什么的。

胶卷。

准确来说,婚礼照片的胶卷。

 

2.

但这不是说Dustin就赢了。

Mark立刻以一个合格geek该有的(关于科幻的)知识储备量和想象力断言道:“平行宇宙。”

完美的解释。

充分说明了这事儿是怎么既真又假不真不假真真假假——停——不,是铃铃——也不对,叮——

哦操拟声词真是世界上最难得表达,简而言之,Chris的手机响了。

“一定是Eduardo.”

Dustin神棍脸严肃宣布。

Mark探过去然后朝Dustin谨慎地点点头。

“你的错。”Chris控诉道,屏息凝神摁下通话键。

“Hi,Chris.”

Mark僵住了,因为Chris还开了免提,因为他已经有五年没真正听过Eduardo说话了。

“Hi,Eduardo.”

Chris尽可能让自己听起来友好又放松,没有什么事儿发生,即使发生了什么他们也能解决。

……他真的受够了!

“Eduardo你听我说这事儿有点复杂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你先过来我们再说你先过来。”

Chris这辈子都没想过有一天他会和Mark一较语速,喔,人生。

“好的,Chris,好的。”

Eduardo软软地说,冷静而令人宽慰,仿佛刚刚被Dustin勒住脖子一样的Chris所说的不过是Mark又不吃饭了,Mark多久没睡过觉了,Mark血液中的红牛含量要超标了……

Eduardo总能解决一切,只要那跟Mark有关。

所以他从不着急。

“我马上就订机票,好吗?”

“好的,谢谢,Eduardo,谢谢。”

挂了电话,Chris盯着Mark.

“Eduardo会来。”他说,“你们会一起出席一个发布会。恶作剧。”他像创世纪里耶和华那样,“你们没结婚。”

Mark抿着嘴,既不赞同,也不反对,任由沉默堆积起来。

Dustin也难得的安静下来,对,他是很闹腾没错,平时。但一到关键时刻,他总是最安静的那个,因为他很难过。

十分。

他就像个老爸老妈离婚了的可怜小孩,不仅要选边站还要眼睁睁地看着“妈妈”远走万里。虽然偶尔有联系Eduardo也一样关心他,但他们不是一家人了。

不再是一个“家”。

在Kirkland的时候Dustin坚定不移地认为许多年后他们会出现在同一个婚礼上,他们四个,某个人结婚而其他人是伴郎(因为新郎角色的不同伴郎人选也随之变化,但总之是另外三个中的一个),他们看着彼此宣誓,互相见证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而老年则由肚腩、茶、烦人的孙辈和几十年亲密无间的回忆构成。

或许他内心一直只是个红发geek少年,后来发生的那些仿佛全世界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儿的分离,就他永远也不懂。

这并不奇怪,不是什么人都能搞明白你这辈子最好的朋友之一突然就跟你老死不相往来了好吗?既然跟Eduardo一起吃披萨打游戏调侃Mark捉弄Chris的是Dustin,而不是什么别的家伙,他就有理由——完全充足的——去难以理解。

他的夕阳旅游(宅家)组人生规划被现实碾压得渣都不剩,那可超级不容易的好吗?花费了他三个早上五个游戏之夜两个巧克力甜甜圈才完美收工,中间排除Mark对他少女心的嘲笑若干,Chris愤怒的“你才有肚腩!”的指责若干,Eduardo对他们的生活方式和生活质量(以及生活自理能力)的忧虑若干。

如此宏伟漫长艰苦卓绝的计划,怎么能不实现呢?

Dustin觉得这个宇宙一定不爱他。

他羡慕自己。

另一个宇宙的自己。

站在婚礼宴会上幸福得快要飞起来的自己。

他的Mark和Eduardo相亲相爱,他的人生规划大笑着还冲他招手,他的额头上写着Dustin·世界爱你·Moskovitz.

他思念过去的日子。

 

3.
所以,问题的关键就显而易见了。

这件事很好解决,非常轻松地,他们只要开一个发布会,澄清真相,就可以让网上那些为数众多但谢天谢地还不算太多远不至令人难以相信的照片沦为某位无聊人士茶余饭后的消遣。外部危机解除,Chris高枕无忧。

然而不幸地,事情真正的症结在于“内部事宜”。

知道真相的四个人,两位婚礼的直接参与者,当事人,前好友。

于广大浩渺神秘莫测的宇宙——某个宇宙——之中,Mark和Eduardo结婚了。

他俩打过官司,或许没有;他们是在AEPi认识的,或许更早;加州没有下过一场大雨;Kirkland的灯火永远温暖……

以一枚戒指的名义,他们彼此起誓,没有痛苦,没有心碎,欢乐像周六早上融化的彩虹糖球,人生美满,桌上摆放着冒泡的香草奶昔,蔓越莓蛋糕,樱桃塔和蜜糖法兰奇,世间一切美妙之物。

Mark为这甜腻到死的想法打了个寒颤,缩进他宽大的连帽衫里。胶卷和照片放在脚边,笔电光标闪烁, 他却突然再打不出任何一行代码。

这让他心烦意乱。

Eduardo让他心烦意乱。

你不能,他听到自己说,尖刻而愤怒,*不能*,你不能在干了这么混账的事以后还可以和他结婚。

宇宙有这么爱你吗?

可喜可贺,Mark和Dustin的感受同步率终于在此刻达到了百分之百。Geek少年们又一次输给了人生,哦耶。

Mark打开罐红牛,饮料平静无波,连假装是起泡酒的初步资格都没有。婚礼上Eduardo的笑容快把他闪瞎了,而现实是他们五年没见过面,被长桌分隔两侧,一整个太平洋横亘中央。

与Chris和Dustin会有的猜测不同,Mark很清楚自己,那个自己,做了些什么。因为他总是这么清醒,明白自己在干什么,会干什么,不管那事儿究竟有多混账。

无论哪个宇宙,他就是那个Mark•该死的•Zuckerberg。

所以你怎么能和Eduardo Saverin结婚?

你怎么能,一个人怎么能,在得到整个世界以后,还得到那个被你放弃的人?

他甚至不再和你共享一个日出。

Mark瞥了眼时间,17:25,新加坡远在午夜,Eduardo或许已经登上飞机。他把Chris和Dustin离开时收好的照片重新倒出来。确实,周六下午没有比看结婚照更好的消遣了。

……

这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主意,没有之一。尤其当你们结婚了而实际上你们并没有之时。

他思考了一下那枚戒指由他人与Eduardo交换的场景……

Congratulations,boy,game over.

他也算曲折波澜的人生里从没有哪一刻能与现在相比,呃,等等,或许有?Facebook上线时的那一刻,黑夹克的男孩儿坐在他身后的床上,满含惊讶与笑意,问:“你是在祈祷吗?”好像觉得不可思议又很可爱的样子。

所以你看,总跟Eduardo Saverin有关。

Mark前二十年单调自我的技术宅生涯,惟一的变数来自这个AEPi上冲过来自我介绍的巴西男孩儿,他温暖的棕色眼睛,像凝固的晶亮的话梅糖,所以从来不搭理人的geek少年回答说,Mark,Mark Zuckerberg。

那就是了。

关于Eduardo如何从Elliot的Eduardo变成了Kirkland的Wardo。

哈佛时代——那都能成为一个时代了,他们亲密无间, Eduardo甚至有Kirkland的门卡,他会凌晨两点赶到Mark的宿舍只因Mark在博客中刻薄前女友,也会在玻璃窗上写下他价值三十万的石油公式因为Mark要弄Facemash。平心而论,Eduardo说他是Mark唯一的朋友确实不公平,Chris和Dustin又不是什么童年虚构幻想,但他是唯一为Mark做这些的人。

唯一的。

同时这里有个不容忽视的事实,Eduardo也是Chris和Dustin的朋友,但他可不会因为Dustin失恋了就凌晨两点赶来(这跟Dustin一天失恋三次心碎二十次没啥关系,真的)。

那么,Mark•主修心理学•Zuckerberg,让我们来分析一下Eduardo的行为动机?

不管人们相不相信,但社交障碍绝不等于情感迟钝,他创造了Facebook,他把人们的心理摸得一清二楚,他刻薄又自负他紧张而不安他语速飞快争夺你全部注意力。他的确很年轻,没经验,冲动当然不新鲜,可他从不缺乏那些普通人稀缺之物。敏锐,洞察力,果决,创造力,以及上帝手一抖整杯倒给他的天才。

难道Mark会意识不到Eduardo的感情吗?好像他没把门卡给Eduardo似的。

可惜他花了太多时间在代码而不是人类身上。他当然不会以为Eduardo不会生气不会愤怒,但他以为Eduardo不会*那么*生气*那么*愤怒。Eduardo总是理解他,原谅他,柔软温和地微笑。

他印了名片好不?

他要为Facebook做最优考虑他必须控制一切他并不想让Eduardo离开他也不想伤害Eduardo。

这哪里矛盾了?

最后怎么就变成了Hi,boy,choose one。

Which is the most important for you?

生活变化太快,他都没来得及在百万会员夜告白。

他还报废了一台电脑和无数代码。

Umm…忽略吧。

他事实上损失的东西一屋子电脑和铺满地球的代码都弥补不了。

另外,新加坡其实也有人写代码的对不?

但为什么Mark觉得他的代码一辈子也铺不到这些热带岛屿上。

01001001 01100001 01101101 01110011 01101111 01110010 01110010 01111001

01001001 01101100 01101111 01110110 01100101 01111001 01101111 01110101


4.
好消息是Eduardo要从“代码远离”新加坡到Palo Alto来了。

更好的消息是公众以为他们和好且关系更进一步,就差二十四小时滚动播出昭告天下。

坏消息是他必须得开个新闻发布会澄清这一切不是真的,仅仅是个恶作剧。

卧槽他为啥要这么干?

就像老师给你打了个满分但你要做个honest boy告诉他对不起其实我没及格。

品德高尚人格光辉,呆蠢刻板循规蹈矩。

而他19岁时差点把哈佛的服务器搞崩溃。

Mark•创新改变世界•Zuckerberg才不干这种事,Chris以死相逼也不行,Dustin会拦住他的。

要圆满解决“结婚门”事件,唯一可接受的方法只有向媒体承认,这事儿是/真的/,比平行空间还要真。

Mark不需要宇宙爱他,他有Eduardo。

Umm,他还是需要一个戒指的。

TBC

评论
热度(2)

© 欧美专区 | Powered by LOFTER